Category: 熱門新聞

想去常春藤大學?可你聽說過常春藤球場嗎?

想去常春藤大學?可你聽說過常春藤球場嗎? 芝加哥,這座坐落在密歇根湖邊上擁有著全美第三大人口都會區的城市一直以來是美國中西部乃至北美大陸的金融商業和人文中心城市之一。 芝加哥市中心群立的高樓區則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紐約的曼哈頓。而在職業體育方面,芝加哥則像紐約和洛杉磯一樣,為全美唯三的擁有兩支MLB球隊的城市。 說到芝加哥的棒球,第一支走進大家印象的球隊便是芝加哥小熊。作為在1870年已經建隊,而且是國聯在1876年成立時的元老球隊之一(當時隊名還叫White Stockings),小熊的建隊歷史在今年已經來到了第145個賽季。 而在1914年便已經在芝加哥北區落成的小熊主場瑞格利球場,如今已經成為聯盟歷史第二久的球場。 瑞格利球場全景 瑞格利球場外圍 瑞格利球場的外野牆上鋪滿的常春藤,便是它的專利特色之一。早在1937年,當時的球隊主席威克希望要裝飾外野牆,最後想出來了種常春藤的辦法。 常春藤外野牆 雖然聯盟後來要求所有球場的外野牆牆身都需要是清晰的護墊牆,但是這一塊已經被芝加哥市議會納入城市地標的常春藤牆卻得到聯盟特許繼續保留。 被保留的常青藤外野牆 時至今日,每一個來到瑞格利球場作客的外野手都要知道外野球一旦消失在常春藤裡面的時候,便需要高舉雙手示意裁判這是一支場地二壘安打。 球員舉手示意場地二壘安打 除了常青藤之外,球場手動調整的計分板,2017賽季之前牛棚熱身區域仍然在邊線等都是這座球場與眾不同的地方。 瑞格利球場計分板 假如想在瑞格利球場得到更加獨特的觀賽體驗,你可以考慮坐在瑞格利球場外野街道對面樓房頂的看台。 真實的“房頂看台” 因為瑞格利球場的建造受街道規格限制,所以外野街道對面的屋頂便成為了另類的觀賽地方。在2000年,小熊的格萊納倫·希爾甚至把全壘打打到了街道對面的屋頂看台。 小知識:瑞格利球場因為老闆和歷史原因,直到1988年才進行了球場落場後的第一場夜場比賽。直至今天,小熊仍然依照傳統把星期五的主場比賽安排在下午進行。 瑞格利球場的夜場比賽 在北側看完小熊,我們可以南下來到位於芝加哥南側的白襪。說到芝加哥南側,黑幫可能是第一個被聯想到的名詞。但是白襪主場美國行動通訊球場(Guarantee Rate Field)和著名學府芝加哥大學也都坐落於芝加哥南側。 行動通訊球場落成於1991年,雖說歷史和獨特性不如北邊的瑞格利球場,但是卻是幾部著名棒球電影如《年度最佳新秀(Rookie of the year)》和《大聯盟(Major League)》的實景拍攝地。 在球場的中外野看台,你可以找到白襪上世紀的建隊老闆、美聯的創始人之一,同時也是MLB在二十世紀初期發展的重要歷史人物——查爾斯·科米斯基的雕像。而白襪的老球場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科米斯基雕像 如今在球場的大門外,白襪保留了老球場柯敏斯基球場的本壘板,也是對這位以球隊管理層身份入選名人堂的棒球功勳的另一種紀念。 因為芝加哥的地理位置導致時常會刮怪風,所以芝加哥也因此得名“風城”。而兩隊在1985-95年間便每年約戰一場慈善賽冠名“風城經典賽”。所以白襪對小熊的交鋒便慢慢地變成了“風城大戰”。 風城觀戰的觀眾們...

活塞名將喬-杜馬斯:被公牛淘汰拒握手?並沒有,我和喬丹握手了

活塞名將喬-杜馬斯:被公牛淘汰拒握手?並沒有,我和喬丹握手了 < p>近日,活塞隊著名球星喬-杜馬斯回應了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1991年東部決賽,活塞輸給公牛後全體球員拒絕與喬丹等人握手的事情。 可能大家都忘了,杜馬斯是活塞防守喬丹的最主要成員,而在那支臭名昭著的“壞孩子軍團”中,杜馬斯卻是以球風乾淨,為人和善著稱,甚至被稱作“活塞隊中的唯一紳士”。 杜馬斯也對此做出了回應,他說: “我沒有拒絕和他們握手,此前幾次我們擊敗他們的時候,邁克爾(喬丹)總是找到我,握住我的手對我說,這真是艱難偉大的戰鬥,我祝您在總決賽中好運。因此,(在91年東部決賽之後)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也走了過去,握住他的手,說了同樣的話。” 因為喬丹紀錄片熱映的原因,這一事件被放大了。事實上,當時主要拒絕和公牛握手的人只有微笑刺客托馬斯和中鋒比爾-蘭比爾。 杜馬斯說:“我認為這其實不算是太大的問題,我對於公牛隊只有尊重。”